小皋观察记录

Author Avatar
fnxf 10月29日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一篇漫评。

  • 本文不是我对此花亭奇谭作品整体的分析与评价,而是我对小皋的认识与讨论。【通俗点说是皋厨发电】
  • 本文内容非常主观,甚至可能有过度解读,如有不同理解欢迎讨论。
  • 本文基于《此花绮谭》漫画,不提《此花亭奇谭 新装版》是因为我总感觉两者在设定上有微妙不同。
  • 本文默认读者已经看过哔哩哔哩漫画上更新的所有内容(0-68话)。

初见

动画

2017年10月,我被noip队友拉着看了当季新番《此花亭奇谭》。当时,我的关注点主要在可爱、天然、心思细腻的柚子上。看她一点点从初当女侍,到习惯女侍的工作,再到虽然偶尔冒失但已经可以被其他人依靠的成长。喜欢她真诚地接待客人,贴心地解决客人的烦恼,以及她动人的笑。

1.webp

爱屋及乌,出于对柚子的喜欢,我也稍微注意了一下皋。皋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一个认真负责,稍微有点凶,还有时候会害羞的前辈。除此之外还记得皋和柚相处的若干名场面【以及枣糕(划掉)枣皋贴贴冥场面】。
那个时候,我眼里的皋如同百合花的绿叶,有一定的个人魅力但更多的是衬托柚子的乖巧可爱。

漫画

追完动画过了一段时间,意犹未尽的我开始阅读此花亭奇谭的漫画,并反复阅读数遍。

在当时已经汉化的部分中(即慕情篇完结前),柚子依然是那个柚子,但未动画化的剧情更凸显柚子的可爱;而皋由于直接体现出了工作能力,更加可靠了。

2.webp

在此花亭漫画上线哔哩哔哩漫画后,我得以推进阅读进度并再次反复观看。

渐渐的,我开始喜欢皋,理解皋,乃至于一定程度上和皋共情。同样的,鲜花配绿叶,只是此时,小皋才是那朵百合花。

理性

说到皋,首先要提到的是「在梦里也依然现实冷静」的性格,以及建立在这之上的,追求效率的工作方式和强大的信息处理能力。

皋的冷静,除了在梦中「科普一些没人想听的知识」之类略带吐槽性质的剧情中有所体现,也体现在会冷静地分析当前遇到的问题。这些问题,小问题有在樱花季之前为客人看樱花绽放(《回老家的柚 前篇》),大问题有在自己变小时依然指导工作(《一寸小皋》),乃至于记住自己应该做的工作和所有客人的信息,并做出合理规划,保证工作效率(《蛋的梦境》《此花亭慕情-终章》),甚至还有余力查阅书籍,引经据典。这样的性格和能力,使皋成为此花亭中虽然可能有些死板,但不可或缺的“效率核心”。

3.webp

但工作中的冷静,在待客之时就可能显得冷漠,追求效率的行事风格很容易导致忽略客人体验中的细节。比如照顾小孩子需要处理很多琐事,也要关注小孩子的情绪,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对于皋这类很讲究工作效率的人来说,很容易对照顾小孩子感到烦躁,即使因为一些原因必须照顾小孩子,皋也想尽可能快地把小孩子交到更适合照顾他的人手上(《新嫁娘》《缘分》)。在比照顾小孩子更常见的接待客人中,皋依然是那样冷静,也可能是冷漠的态度,她甚至未必会为了照顾客人的情绪而做出职业性的笑容,反而可能点破令客人难过的现实(《画笔之神》)。在直接待客之外,皋效率优先的做事风格也导致她常常不了解也不关心能令客人感到舒适的细节,不知道此花亭哪里有美的景色,难以察觉客人的需要(《一寸小皋》)。

4.webp

皋待人上的冷漠之后得到了秋津洲女仆荔枝准确的评价:「皋,你啊,真的对他人漠不关心呢」。

感性

说到皋感性的一面,各位读者会想起什么呢?是受家教影响的火爆脾气,还是藏在冷静外表之下的温柔和害羞,或者是认为自己一无是处的自卑,还是说完全把皋当成一个没有感情的中央处理器了呢?

我想到的,是一个涉世未深、单纯可爱、也脆弱敏感的形象,而在这之上的暴脾气也好,没有感情的理性也好,只是一层“社交装甲”或者说过往经历编织出的外衣。她有过发自内心的笑,也有过害怕亲人离去的悲伤,但更多时候,她都是冷静中带着些许火爆的样子,只在柚面前或想到柚的时候,会露出温柔、可爱的一面。在柚面前,皋从非常害羞地说出心里话,她希望摘樱花给柚看柚会开心;到试着平静但实际依然有些紧张、激动地说出心里对柚子的肯定,在与人交往中逐渐变得不那么害羞,反而更显得可爱了(《此花》《赏雪温泉》)。

5.webp

但皋也有脆弱的一面,她在面对姐姐时,总是会放大姐姐的长处,同时不承认自己的优点,甚至有点过分自卑、想要逃避的感觉(《姐姐来袭》)。大概也是因为姐姐柊的影响,皋从小就很容易对他人的负面评价过度反应,易受打击。也正是因为如此,柊等人也担心过皋如此“扭曲”的性格,好在有此花亭,有柚可以和皋能力互补,有大家包容她这样单纯可爱且脆弱的内心。

旅途

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上文中我几乎没有提及《柚和皋的二人之旅篇》(及其序幕)和《女仆篇》相关的内容,这并不是因为我没看或者忘了,而是因为这两篇以皋为主角的重量级长篇当然要单独拿出来讲啦~【而且这两篇还给我干破防了TAT,我就是为的这点醋包的饺子】

在皋收到柊的信,梦想破灭的时候,她开始正视自己想和姐姐站上同一个舞台,却只能假装亦步亦趋的事实,于是开始一场寻找自我的旅程。

6.webp

这个旅程中,我感受最深的有以下几点:

家庭

皋的家庭虽然称不上至圣先师,至少也是模范父母。除了曾经的不良少女的打骂导致女儿们同样脾气火爆(和皋习惯性的害怕),皋和柊的父母为女儿们带来了优秀的家庭教育。他们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过错或推卸责任,而是让女儿们知道父母也会犯错,也要知错就改;他们也不因为犯了错而对女儿们不管不问,放任自流,也不会过分溺爱,告诉女儿们她们是完美的,而是狐萝卜加大棒,让女儿们认识到错误的同时,也让她们知道这个家一直有她们的位置,一直爱着她们。

7.webp

「失去工作与头衔,又不会代表你会变成另一个人。」这是皋和柊的父母之间的信任,也是他们对女儿们的关爱的体现,松次郎家的女儿们无论是否身份显赫,是否打拼出一番事业,都不影响其父母对她们的爱。类似的,人的身份不取决于工作与头衔及他人的眼光,而是受人际关系影响,与自己的经历密切相关,更被人对自己的认识所决定。皋放下身份,离开此花亭,感到释然但也有些寂寞;皋回到家,放下内心的包袱,开始重新找回自我。

梦想

「我所能做的,我所想做的,我所应做的。能同时满足这三点的工作,就是所谓的天职吧。」能找到天职自然最好,画笔之神就在明光泷的住所中找到了堪称天职的工作,他能画,他想画,他也应该画,所以他承担了重绘龙神画像等工作。但天职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就算是说出这些话的吴织女,也曾有过不情不愿但必须完成的工作,但她仍然苦中作乐,坚持完成工作。大多数人亦像吴织女那样,难以遇到自己的天职,但并不意味着就应该自暴自弃。天职三要素中最重要的应该是“我能做”,其次是“我应做”,最后才是“我想做”。我能做,我应做的事情,就要尽力做;我不能做,但又应该做的事情,可以请求他人的帮助【柚子点了个赞】;而梦想,可以是对未来的期待,亦可以是使天职成为天职的亮点。

8.webp

而皋呢,在日常工作中表现得冷静、现实,但她的心中却过分强调了梦想的重要性,过分强调了“成为巫女”或“和姐姐并肩而行”的重要性。因此,当皋发现自己的梦想并不是内心的真实想法,认为自己这些年徒劳无功,甚至为“梦想”所困的时候,她陷入了迷茫和无助之中。在秋津洲,皋与吴织女谈心后,应该重新审视了自己的梦想,与自己对梦想的态度。皋亦在秋津洲的工作和荔枝的批评中,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并逐渐走出自我贬低的阴影,更自信地说出“我能做”。
9.webp

归宿

皋从离开此花亭,开始重新找回自我,到回到此花亭,摆正姿态重新投入到女侍的工作,中间经历了很多,自己也改变了很多。皋不再过分追求做得像姐姐一样;也开始试着关心他人,而不是将其视为冷冰冰的任务;也逐渐从容自信地接受他人的赞美……皋变了很多,但皋也还是那个皋,正所谓:“此花亭中樱花落,今日方知我是我”(确信)。
10.webp

本文链接:https://54df.cc/archives/190/
本博客内容除另有声明,均在CC BY-NC-SA 4.0下提供。